讲述历史上有趣的事,尽在史趣网!
刘乔

刘乔

(西晋时期将领)
本名:
刘乔
字号:
仲彦
所处时代:
西晋
人物简介:

刘乔(249~311)字仲彦,汉族,西晋南阳人。西晋时期将领,曹魏侍中刘廙族孙。官至豫州刺史。

晋朝人物推荐
刘乔资料

刘乔简介

本名
刘乔
字号
仲彦
所处时代
西晋
民族族群
汉人
出生地
南阳
出生时间
249年
去世时间
311年

生平

刘乔(249~311)最初任秘书郎,得建威将军王戎赏识而被任命为其参军。咸宁五年(279年),晋武帝司马炎发动晋灭吴之战,王戎期间命刘乔与罗尚一同越过长江攻打重镇武昌,攻破后数月,吴主孙皓出降,刘乔回来后获任命为荥阳县令,后迁太子洗马。永平元年(291年),刘乔因诛除杨骏之功而赐爵关中侯,官拜尚书右丞。永康元年(300年),刘乔又人协力诛除贾谧等贾氏集团,获封安众男,迁散骑常侍。

刘乔及后迁任御史中丞,当时执政的齐王司马冏宠信心腹董艾,刘乔却不像百官那样害怕他,反倒上表六项罪名弹劾董艾,最终遭董艾中伤而被贬官,降为屯骑校尉。太安二年(303年),义阳蛮张昌发动叛乱,并进攻附近郡县,刘乔获任命为威远将军,豫州刺史,并与荆州刺史刘弘一同领兵平乱,平定后进位左将军。

永兴元年(304年),河间王司马颙部将张方挟逼晋惠帝迁都长安。次年(305年),将领王浚和范阳王司马虓等即推举东海王司马越为盟主,起兵到长安要迎惠帝还都洛阳。刘乔本来亦响应,但及后司马越则承制任命刘乔为安北将军,改任冀州刺史,原职豫州刺史则改由司马虓担任,刘乔因这任命不是晋惠帝亲自下的命令而不接受,更起兵反抗,攻击司马虓的据点许昌。司马虓不敌刘乔等军,唯有逃到北方寻求支援。刘乔同时亦上书朝廷报告,司马颙于是派镇南大将军刘弘、平南将军彭城王司马释等与刘乔一同进攻许昌,又命张方和吕朗等人领兵去支援刘乔;刘乔亦获进位镇东将军,假节。同时刘乔亦派长子刘祐驻守萧县的灵壁,阻挡西攻长安的司马越大军。

司马虓不久获得王浚派兵支援,先后击杀司马颙用派去援助刘乔的王阐和石超,后更在谯击杀刘祐。刘祐兵败战死后,刘乔兵众亦溃散,刘乔只能与五百骑到平氏,司马越大军亦得以西进。司马越等成功攻破长安,迎惠帝还都洛阳后大赦天下,司马越表刘乔为太傅军咨祭酒。永嘉五年(311年),司马越在项县病逝后,刘乔被复任镇东将军、都督豫州诸军事、豫州刺史。刘乔后来在任内逝世,享年六十三岁,晋愍帝时获追赠司空。

《晋书·刘乔传》

刘乔

刘乔字仲彦,南阳人也。其先汉宗室,封安众侯,传袭历三代。祖暠,魏侍中。父阜,陈留相。乔少为秘书郎,建威将军王戎引为参军。伐吴之役,戎使乔与参军罗尚济江,破武昌,还授荥阳令,迁太子洗马。以诛杨骏功,赐爵关中侯,拜尚书右丞。豫诛贾谧,封安众男,累迁散骑常侍。

齐王冏为大司马,初,嵇绍为冏所重,每下阶迎之。乔言于冏曰;“裴、张之诛,朝臣畏惮孙秀,故不敢不受财物。嵇绍今何所逼忌,故畜裴家车牛、张家奴婢邪?乐彦辅来,公未尝下床,何独加敬于绍?”冏乃止。绍谓乔曰:“大司马何故不复迎客?”。乔曰:“似有正人言,以卿不足迎者。”绍曰:“正人为谁?”乔曰:“其则不远。”绍默然。顷之,迁御史中丞。冏腹心董艾势倾朝廷,百僚莫敢忤旨。乔二旬之中,奏劾艾罪衅者六。艾讽尚书右丞苟晞免乔官,复为屯骑校尉。张昌之乱,乔出为威远将军、豫州刺史,与荆州刺史刘弘共讨昌,进左将军。

惠帝西幸长安,乔与诸州郡举兵迎大驾。东海王越承制转乔安北将军、冀州刺史,以范阳王虓领豫州刺史。乔以虓非天子命,不受代,发兵距之。颍川太守刘舆昵于虓,乔上尚书列舆罪恶。河间王颙得乔所上,乃宣诏使镇南将军刘弘、征东大将军刘准、平南将军彭城王释与乔并力攻虓于许昌。舆弟琨率众救虓,未至而虓败,虓乃与琨俱奔河北。未几,琨率突骑五千济河攻乔,乔劫琨父蕃,以槛车载之,据考城以距虓,众不敌而溃。

乔复收散卒,屯于平氏,河间王颙进乔镇东将军、假节,以其长子祐为东郡太守,又遣刘弘、刘准、彭城王释等率兵援乔。弘与乔笺曰:“适承范阳欲代明使君。明使君受命本朝,列居方伯,当官而行,同奖王室,横见迁代,诚为不允。然古人有言,牵牛以蹊人之田,信有罪矣,而夺之牛,罚亦重矣。明使君不忍亮直狷介之忿,甘为戎首,窃以为过。何者?至人之道,用行舍藏。跨下之辱,犹宜俯就,况于换代之嫌,纤介之衅哉!范阳国属,使君庶姓,周之宗盟,疏不间亲,曲直既均,责有所在。廉蔺区区战国之将,犹能升降以利社稷,况命世之士哉!今天下纷纭,主上播越,正是忠臣义士同心戮力之时。弘实暗劣,过蒙国恩,愿与使君共戴盟主,雁行下风,扫除凶寇,救苍生之倒悬,反北辰于太极。此功未立,不宜乖离。备蒙顾遇,情隆于常,披露丹诚,不敢不尽。春秋之时,诸侯相伐,复为和亲者多矣。愿明使君回既往之恨,追不二之踪,解连环之结,修如初之好。范阳亦将悔前之失,思崇后信矣。

东海王越将讨乔,弘又与越书曰:“适闻以吾州将擅举兵逐范阳,当讨之,诚明同异、惩祸乱之宜。然吾窃谓不可。何者?今北辰迁居,元首移幸,群后抗义以谋王室,吾州将荷国重恩,列位方伯,亦伐鼓即戎,戮力致命之秋也。而范阳代之,吾州将不从,由代之不允,但矫枉过正,更以为罪耳。昔齐桓赦射钩之仇而相管仲,晋文忘斩祛之怨而亲勃鞮,方之于今,当何有哉!且君子躬自厚而薄责于人,今奸臣弄权,朝廷困逼,此四海之所危惧,宜释私嫌,共存公义,含垢匿瑕,忍所难忍,以大逆为先,奉迎为急,不可思小怨忘大德也。苟崇忠恕,共明分局,连旗推锋,各致臣节,吾州将必输写肝胆,以报所蒙,实不足计一朝之谬,发赫然之怒,使韩卢东郭相困而为豺狼之擒也。吾虽庶姓,负乘过分,实愿足下率齐内外,以康王室,窃耻同侪自为蠹害。贪献所怀,惟足下图之。”又上表曰:“范阳王虓欲代豫州刺史乔,乔举兵逐虓,司空、东海王越以乔不从命讨之。臣以为乔忝受殊恩,显居州司,自欲立功于时,以徇国难,无他罪阙,而范阳代之,代之为非。然乔亦不得以虓之非,专威辄讨,诚应显戮以惩不恪。然自顷兵戈纷乱,猜祸锋生,恐疑隙构于群王,灾难延于宗子,权柄隆于朝廷,逆顺效于成败,今夕为忠,明旦为逆,翩其反而,互为戎首,载籍以来,骨肉之祸未有如今者也。臣窃悲之,痛心疾首。今边陲无备豫之储,中华有杼轴之困,而股肱之臣不惟国体,职竞寻常,自相楚剥,为害转深,积毁销骨。万一四夷乘虚为变,此亦猛兽交斗,自效于卞庄者矣。臣以为宜速发明诏,诏越等令两释猜嫌,各保分局。自今以后,其有不被诏书擅兴兵马者,天下共伐之。《诗》云:‘谁能执热,逝不以濯?’若诚濯之,必无灼烂之患,永有泰山之固矣。”

时河间王颙方距关东,倚乔为助,不纳其言。东海王越移檄天下,帅甲士三万,将入关迎大驾,军次于萧,乔惧,遣子祐距越于萧县之灵壁。刘琨分兵向许昌,许昌人纳之。琨自荥阳率兵迎越,遇祐,众溃见杀。乔众遂散,与五百骑奔平氏。帝还洛阳,大赦,越复表乔为太傅军谘祭酒。越薨,复以乔为都督豫州诸军事、镇东将军、豫州刺史。卒于官,时年六十三。愍帝末,追赠司空。

刘乔子孙

子挺,颍川太守。挺子耽。

耽字敬道。少有行检,以义尚流称,为宗族所推。博学,明习《诗》、《礼》、三史。历度支尚书,加散骑常侍。在职公平廉慎,所莅著绩。桓玄,耽女婿也。及玄辅政,以耽为尚书令,加侍中,不拜,改授特进、金紫光禄大夫。寻卒,追赠左光禄大夫、开府。耽子柳。

柳字叔惠,亦有名誉。少登清官,历尚书左右仆射。时右丞傅迪好广读书而不解其义,柳唯读《老子》而已,迪每轻之。柳云:“卿读书虽多,而无所解,可谓书簏矣。”时人重其言。出为徐、兖、江三州刺史。卒,赠右光禄大夫、开府仪同三司。乔弟乂,始安太守。乂子成,丹阳尹。

官职

秘书郎、参军、荥阳令、太子洗马、进左将军、豫州刺史、威远将军、尚书右丞

亲属

袓父:刘廙

父亲:刘阜

兄弟:刘乂

儿女:长子刘祐、刘挺

孙子:刘耽

曾孙:刘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