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历史上有趣的事,尽在史趣网!
刘穆之

刘穆之

(东晋末年大臣)
中文名:
刘穆之
别名:
道和,道民
国籍:
中国(东晋)
人物简介:

刘穆之(360年-417年11月27日),字道和,小字道民,东莞郡莒县人,世居京口(今江苏镇江)。东晋末年大臣,汉高祖刘邦庶长子齐悼惠王刘肥之后。官至尚书左仆射。刘穆之深受刘裕倚仗,更屡次在刘裕领兵在外时留守建康,并且总掌朝廷内外事务。死后追赠侍中、司徒、南昌县侯。南朝宋受禅追封为南康郡公,谥号文宣。

晋朝人物推荐
刘穆之资料

刘穆之简介

中文名
刘穆之
别名
道和,道民
国籍
中国(东晋)
民族
汉族
出生地
京口(今江苏镇江)
出生日期
360年
逝世日期
417年11月27日
职业
官员
主要成就
内端谋猷,外勤庶政
官职
尚书左仆射、前将军、丹杨尹
追赠
司徒、南昌县侯、南康郡公
谥号
文宣
籍贯
东莞郡莒县

人物生平

早年经历

刘穆之家族世居京口。他年轻时喜欢读书,故此博览群书,通晓多种知识,为琅邪内史江敳赏识,担任其建威将军府主簿。 

重建秩序

元兴三年(404年),刘裕于京口(今江苏镇江市)起兵讨伐桓玄,占领京口后向何无忌询问主簿人选,何无忌就推荐刘穆之担任。刘裕不久就击败桓玄,攻占了建康,当时决定大事的都是刘穆之,纵然很多事都要仓促决定,但都处理得相当妥当。刘裕亦视刘穆之为心腹,凡事都询其意见;刘穆之亦尽心协助,不遗余力。当时东晋法律宽松,纲纪不立,门阀豪强可恃势凌人,平民则无法自处。刘穆之都以当时形势调校矫正法令,更让平民对法律有所适从。在刘裕以身作则下,很快就改变了当时的政治风气。

刘穆之一度转任尚书祠部郎,及后再任刘裕的府主簿,再转纪室录事参军,领堂邑太守。又因平定桓玄的功勋,封西华县五等子。 

助取朝权

义熙三年(407年)十二月,扬州刺史、录尚书事王谧去世,按位望应以刘裕接任。至次年(408年)正月,刘毅因为不想刘裕接任,以录尚书事坐镇中枢,于是建议由中领军谢混接替,或刘裕于丹徒(今江苏镇江市丹徒区)任扬州刺史,而中枢事务就交由孟昶负责。当时刘毅派了尚书右丞皮沈将两个建议告知刘裕,而皮沈就先去见刘穆之,并将朝中议论的情形也一并告知。刘穆之听后就假装如厕,暗中告诉刘裕不可顺从皮沈带来的两个建议。刘裕与皮沈见面后就召来刘穆之询问原由,刘穆之则说晋朝经历过司马道子乱政及桓玄篡位后天命已移,刘裕以今天的功勋和地位已经是退不下来的了,而刘毅等人其实并不是心服在刘裕之之下,终会有一番争斗。又表示杨州是根本之地,不可以由他人掌握,若果放弃就必会受制于人,权柄一失亦不可再拿回来,要刘裕以议题重要为由,亲身入朝讨论,以稳取扬州刺史的位置。最终刘裕听从,亦顺利接任扬州刺史、录尚书事一职,掌握了中枢权力。

义熙五年(409年),刘裕北伐南燕,刘穆之随军;次年灭南燕后因应卢循叛乱威胁建康,刘穆之又随刘裕率军回守建康。刘穆之在这两件事上都经常在背后计谋划策,决定要事。刘毅因而厌恶刘穆之,常故作平常地和刘裕表示刘穆之权力太重,但刘裕却更加信任刘穆之,并让刘穆之转任其司马。

义熙八年(412年),加刘穆之丹杨尹。 

屡掌后事

同年,刘裕率军攻伐荆州刺史刘毅,诸葛长民监太尉府留事,留守建康,总摄后事,又留刘穆之辅助他,故加刘穆之建威将军。当时诸葛长民自认为自己多行不法之事,经常怕被惩治,刘毅于同年被击败自杀后,诸葛长民更加不安,意图作乱,当时就问刘穆之:“人们说太尉(刘裕)和我不和,为什么呀?”刘穆之就安抚道:“刘裕西征,将年老母亲和幼小弟弟都交托给将军,怎会不和呀!”诸葛长民听后一直犹豫不决,刘裕亦迅速返回建康,诛杀诸葛长民。

义熙十年(414年),刘穆之进位前将军。次年(415年),刘裕率兵讨伐司马休之,留中军将军刘道怜监留府事,刘穆之加任尚书右仆射,领选,留府事无大小都由他决定。

义熙十二年(416年),刘裕北伐后秦,留世子刘义符监太尉留府,刘穆之再次留镇建康,转尚书左仆射,领监军、中军二府军司。刘穆之在建康总掌朝政,又要支援在外出征中的军队,做事来也十分顺畅。

义熙十三年(417年)九月,刘裕灭后秦,占领关中,并打算以关中作基地继续进行北伐。但刘穆之于十一月辛未日(11月27日)去世,享年五十八岁。 刘裕闻讯后感到震惊和悲痛,亦感到自己于京邑根本之地已空虚无靠,于是决意起行返回建康,留年仅十一岁的刘义真与王镇恶等诸将留守关中。而因朝廷大事向来倚重刘穆之,其死后朝廷亦大为恐惧,刘裕以徐羡之代管留任之事,但平时由刘穆之决定的大事都需要向刘裕请示。朝廷追赠散骑常侍、卫将军、开府仪同三司。 后刘裕又上书皇帝称颂刘穆之,于是改赠侍中、司徒,追封南昌县侯。

永初元年(420年),刘裕篡晋称帝,又追念刘穆之等人,追封刘穆之为南康郡公,赐谥号文宣。刘裕曾说:“穆之若果没有死,就会助我治理天下。现在可说是‘贤人去世了,国家危殆了’。”又说:“穆之死后,人们都轻视我。”可见刘裕对其的思念。 

历史评价

刘裕:“故尚书左仆射、前将军臣穆之,爰自布衣,协佐义始,内端谋猷,外勤庶政,密勿军国,心力俱尽。及登庸朝右,尹司京畿,翼新王化,敷赞百揆。顷戎军远役,居中作捍,抚寄之勋,实洽朝野。方宣赞盛猷,缉隆圣世,志绩示究,远迩悼心。皇恩褒述,班同三事,荣哀兼备,宠灵已厚。”“故侍中、司徒、南康文宣公穆之,秉德佐命,翼亮景业,谋猷经远,元勋克茂,功铭鼎彝,义彰典策,故已嗣徽前哲,宣风后代者矣。近因游践,瞻其茔域,九原之想,情深悼叹。可致祭墓所,以申永怀。” 

《宋书》:“晋纲弛紊,其渐有由。孝武守文于上,化不下及,道子昏德居宗,宪章坠矣。重之以国宝启乱,加之以元显嗣虐,而祖宗之遗典,群公之旧章,莫不叶散冰离,扫地尽矣。主威不树,臣道专行,国典人殊,朝纲家异,编户之命,竭于豪门,王府之蓄,变为私藏。由是祸基东妖,难结天下,荡荡然王道不绝者若綖。高祖一朝创义,事属横流,改乱章,布平道,尊主卑臣之义,定于马棰之间。威令一施,内外从禁,以建武、永平之风,变太元、隆安之俗,此盖文宣公之为也。为一代宗臣,配飨清庙,岂徒然哉!” 

朱敬则:“如萧何之镇静关中,寇恂之安辑河内,葛亮相蜀,张昭辅吴,茂宏之经理琅琊,景略之弼谐永固,刘穆之众务必举,扬遵彦百度惟贞,苏绰共济艰难,高颎同经草昧,虽功有大小,运或长短,咸推股肱之林。悉为忠烈之士。” 

薛稷:“张良之翼汉王,郭嘉之协魏主,宋武之得穆之,齐高之得褚彦:定策决胜,谋夫孔多。” 

洪迈:“荀彧佐魏武帝,刘穆之佐宋高祖,高德政佐齐文宣,高颎佐隋文帝,刘文静佐唐高祖,终之篡汉、晋、魏、周及取隋,其功不细矣。” 

陆游:“萧相守关成汉业,穆之一死宋班师。赫连拓跋非难取,天意从来未易知。” 

胡三省:“刘穆之辅刘裕,岂惟才智不及荀彧,而识又不及焉。” 

孙奇逢:“如荀彧、刘穆之之徒,始从操裕,岂遂欲弑逆哉?惟其渐渍顺长而势卒至此耳。虽然自弑,逆以下苟一事不道,而苟从之,皆为失大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