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历史上有趣的事,尽在史趣网!
首页 > 风云人物>正文

做了27天皇帝梦的刘贺过把瘾就死

来源:史趣2018-09-22责编:admin人气:54
字号:小号|大号

刘贺汉武帝刘彻的孙子,昌邑哀王刘髆之子。后元元年(前88年),刘髆逝世,年仅5岁的刘贺嗣位,成为西汉历史上第二位昌邑王。天降诏令,刘贺惊喜反常。此刻的刘贺刚刚18岁,正是轻狂不羁气冲霄汉的年纪,咱们可以想见,他在得知自己被天字号特大馅饼砸中时的庆幸、激奋和喜从天降,遂组织车驾人马迅即起程,星驰电掣般向京城长安进发。

据《汉书·武五子传》:“其日中,贺发,晡时至定陶,行百三十五里,随从者马死相望于道。郎中令龚遂谏王,令还郎谒者五十余人。”——正午时分,刘贺从昌邑出发,一路狂奔,黄昏的时分,就赶到了定陶,跑了135里路,沿途每隔一段就有一匹累死的马躺在道旁。马匹越来越少,部队跋涉速度渐缓,刘贺不得不遵从郎中令龚遂的主张,组织随行的50多人折回来昌邑。

可见刘贺急欲一步跨进长安的狂喜和急迫!但是,如此急若星火的行程,竟不能使刘贺忘掉贪色纵欲。跋涉途中,遇到美人,必掳掠归入囊中,行至弘农,更指派一帮恶奴抢掠民女,将她们藏入挂有帷帐的衣车之中。朝廷的使者闻知此事大为不快,责怪昌邑相安泰,安泰通知了郎中令龚遂,龚遂去问刘贺,刘贺居然赖皮矢口否认,为躲避罪责,洗清自己,最终不得不将为首的恶奴交给卫士长惩罚。

刘贺

刘贺

刘贺一行赶到霸上,大鸿胪早已等候在城外迎候,主管车马的驺官奉上皇帝乘坐的车子,黎明时分便到了广明东都门。郎中令龚遂谏道:“这里已是长安的东郭门了,依照礼制,奔丧望见国都,就要放声大哭,以表哀思。”刘贺白了一眼龚遂,淡淡地说:“我咽喉痛,哭不出来。”

车驾进宫,刘贺得偿所愿,在昭帝灵前接受了皇帝的玺印和绶带。

杜甫《望岳》诗曰:“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身为汉帝的刘贺不可能读过杜甫的诗句,但那种登临权利的巅峰,傲视全国,极点膨胀的心境,必定远远超越杜诗对登上泰山绝顶的描绘。不然,咱们便无法了解他在登上帝位后的一系列狂乱荒谬行为。

黄袍加身,刘贺当即指令随从官员轮番拿着符节,将昌邑王府的随从、马倌、官奴两百多人召进宫中,与他们在禁宫之中嬉戏耍闹;他把诸侯王、列侯、两千石官阶应佩带的印绶,随意赐给昌邑王府的郎官和一些被赦宥的奴隶佩带;他与随行的官员、官奴通宵夜饮狂欢,任意取出府库中的金钱、刀剑、玉器、彩缎,赏赐给他们;登基后祭祀六合宗庙的典礼还没来得及举行,他却急不可耐地写信加玺印派使者拿着旄节,以三份太牢之礼去祭祀昌邑哀王的陵庙。

昭帝的棺木停放在前殿,朝野哀声盈耳,刘贺却命人将乐府收藏的乐器全部取出,引入昌邑王府的乐师敲击弹唱,尽情歌舞,任意作乐;作为昭帝的嗣子,他每天迟早两次哭临昭帝棺木,身穿重孝,却毫无悲痛之心,照常饮酒食肉;昭帝刚刚安葬,他便急匆匆地到前殿敲击钟磬,召入乐师,宣扬歌舞,把一切的乐器都演奏起来;脱下丧服,他便乘坐辇毂带着隆重的仪仗,到北宫、桂宫观看摆弄野猪和斗虎的表演;他命人将为皇太后驾车的小马牵来,让官奴骑乘,在掖庭之中纵横驰骋,任意游戏玩乐;更为令人不能容忍的是,他居然一天到晚混迹于昭帝的宫女之中,任意与之淫乱,而且恐吓左右的人,谁竟敢走漏出去,一概腰斩。

做皇帝的感觉可真爽。据《汉书·霍光传》载,在刘贺做皇帝的27天里,他派出的使者络绎般繁忙,一个个手持旄节诏书,向各官署下达指令和征调索取物资,合计1127起。

在昭帝驾崩的一片哀恸声中,于先帝棺木前即位的刘贺,将昌邑王府的班底全部搬进朝廷,昔日的素交及狐朋狗友尽皆身价倍增,又目中无人,随心所欲,肆无忌惮,浸淫于宴饮歌舞,尽情寻欢作乐。这“皇帝瘾”过得实在是有滋有味,淋漓尽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