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历史上有趣的事,尽在史趣网!
首页 > 风云人物>正文

这个女人没相好夫没教好子,却改变了一个朝代的命运

来源:史趣2018-09-18责编:admin人气:726
字号:小号|大号

王政君是西汉末年的传奇女人,没有她,西汉末年的历史可能会重写。读中国古代历史,了解更多历史真相——

一说起传奇女人,人们一定以为她是一段又一段繁花似锦的爱情,一段又一段跌宕起伏的故事,像一部大戏一样有看头。王政君完全不是这样,她一生只有过一个男人,这个男人还不喜欢她;她只生有一个儿子,这个儿子也没教育好,最后还稀里糊涂地死去。总之,作为一个女人,她很失败,既没相好夫,也没教好子。

她唯一的传奇,是寿命特别长,她活了84岁,比西汉末年几个皇帝寿命的总和还要长。

皇帝走马灯似的换,只有她这个太后稳如泰山。在她半个多世纪的庇护下,她的娘家弟侄们盘根错节,吸干了西汉王朝最后的一点水分。

宣帝·家人子王政君的故事,要从她父亲说起。王政君的父亲名叫王禁,曾在长安学习法律,做过廷尉史。王禁很有大志,廷尉史这个职位无法满足他的愿望,他颇有怀才不遇之感,于是寄情酒色,娶了一群老婆,生了12个孩子。

一个司法部小吏乱娶老婆,竟然导致了西汉王朝的灭亡,这让人想起着名的“蝴蝶效应”—一只蝴蝶在巴西轻拍翅膀,可以导致一个月后得克萨斯州的一场飓风。用宋玉《风赋》中的话说,就是“风生于地,起于青苹之末”。青苹(萍)细小的叶子上拂过的一阵微风,在各种因素的激发下,最后变成摧花折木的狂风。

王禁乱娶老婆竟然影响了西汉王朝的命运,也是经过很多年,在很多因素的激发下,一环扣一环发展下去的。

王政君

王政君

王政君是王禁的次女,母亲是魏郡李氏,因为“妒”,被赶出家门。母亲被赶走,王政君在二娘、三娘、四娘等的监护下小心翼翼地生活着。她相貌周正,性情温婉,她年龄很小的时候,王禁就给她订了一门娃娃亲,但还没过门,那个男孩儿就死了。后来,东平王想把她聘到王府做妃妾,还没进府,这位王爷也死了。

连死两个未婚夫,王禁不由得有些害怕,莫非这个女儿是扫把星,天生克夫?为解开这个疑团,他请来一位算命先先给女儿占卜,算命先生说,此女天生福命,贵不可言,那两个男人没造化,担不起贵人。

王禁听了算命先生的话放下心来,让女儿专心在家读书、弹琴,培养优雅素质,以便将来做贵人。转眼王政君18岁,在那时已是大龄女青年,眼看就要进入剩女行列,还没有贵人来求婚。王禁觉得这样拖下去也不是回事儿,就把女儿送进宫里去了。

王政君在宫里待了一年多,也没被皇上看一眼。直到一年以后,王政君才时来运转,原来太子刘奭最宠爱的司马良娣死了。临死之前,司马良娣说,我本来不会死,是那些姬妾把我咒死的。太子悲痛欲绝,看着太子府里的姬妾个个可恶,发誓一个也不见。

汉宣帝怕儿子抑郁成疾,让皇后选了几个宫女给太子送去。王皇后从家人子(良家女子,入宫未有职位者,称“家人子”)中挑选了五个没被皇帝临幸过的美女,让太子过目。太子还处在悲痛中,皇后催促他确定人选,他只好说,哪个都行。哪个都行,到底是哪个?那天王政君穿一袭红衣,坐得离太子最近,太子往她身上看了两眼,皇后想,莫非是这个?就把王政君送到了太子府里。太子对王政君没感觉,可这是母后送来的礼物,出于礼节,只好敷衍一下。

谁知这一临幸,王政君就有了身孕,十月分娩,生了一个儿子。太子刘奭一向体质不好,同龄人的孩子都会打酱油了,他的十几个姬妾还一个也没怀过孕。司马良娣死后,他长时间不近女色,养精锐蓄,终于恢复了生育能力,让王政君夺了头彩。

这个孩子的出生,让宣帝喜不自胜。太子刘奭性格柔仁,不似宣帝,宣帝有些不喜欢他,但他又是宣帝的结发妻子许平君唯一的儿子,宣帝又不忍心废他,心里很矛盾。有了孙子,宣帝觉得有了希望,儿子虽然不像自己,可以把希望寄托在孙子身上。宣帝给孙子取名为刘骜,字太孙,经常把孩子带在身边。

元帝·皇后

刘骜三岁时,爷爷汉宣帝去世,他爹刘奭即位,就是汉元帝

汉元帝封刘骜为太子,王政君为皇后。王禁沾女儿的光,被封为阳平侯,王家显贵起来。但这荣耀背后,潜藏着巨大的危机。刘奭自从在王政君那里破了色戒,又喜欢起美女来,大批朝气蓬勃青春逼人的美女拥到刘奭身边,王政君本来就不受宠,后来差不多被刘奭遗忘了,一年到头见不上皇帝几面。

这已经很危险了,可更让王政君坐立不安的是,刘奭的宠妃傅昭仪、冯昭仪等人陆续生了儿子,其中傅昭仪聪明伶俐,儿子刘康多才多艺,母子都被刘奭宠得不行。刘奭渐有废太子之意,不过废太子是大事,只有在太子和太子母亲犯了大错的情况下才行。王政君虽然了无趣味,倒是一向谨慎,她的儿子刘骜虽然窝囊,倒也恭敬,加之又是汉宣帝生前喜欢的孙子,刘奭有些不忍心。

如果刘奭活到五六十岁,他的儿子们长到二三十岁,他说不定真找个过错,把王政君母子给废了,可是刘奭还没等几个小儿子长大成人就去世了。

成帝·太后

刘奭死去,王政君母子终于不必提心吊胆,向隅而泣了。

刘骜即位,就是汉成帝,王政君晋升为太后。王政君多年的媳妇熬成婆,大权在手,娘家人想怎么加封就可以怎么加封了。她封同母弟弟王崇为万户侯,哥哥王凤为千户侯,几个异母弟弟,都封为关内侯。哥哥王凤还以大司马大将军领尚书事,位居百官之首,以后,王凤、王音、王商、王根、王莽,都曾当过大司马。

王家满门贵幸,权倾天下,成帝刘骜见了王凤,都战战兢兢。

汉宣帝当年为孙子取名为骜,意为骏马,期望孙子像一匹千里马,把西汉王朝带向辉煌,没想到这个不成器的孙子,不要说千里马,就是千里驴也成不了。古今历史上的窝囊废皇帝不少,可是窝囊成刘骜这个样子的,还真是少之又少—他宠爱赵飞燕姐妹,对赵氏姐妹言听计从,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绝对五好丈夫。

赵氏姐妹不能生育,刘骜与别的女人偷吃禁果生的孩子,都被赵氏姐妹一一害死。刘骜不敢惹赵氏姐妹,最适合出面救孩子的,应该是孩子的奶奶王政君。可奇怪的是,儿子的后宫乱成一锅粥,王政君也不闻不问,大约从来不知道有几个被扼杀在摇篮里的孙子。

王政君对娘家人始终没忘记提拔,在她的亲切关怀下,她的侄子、外甥不断封侯,王家一门五将十侯,成为西汉历史上除刘氏皇族以外,拥有侯爵最多的家族。

王氏子弟竞相奢侈,家中亭台楼阁,壮观巍峨,舞女歌儿,成百上千。王氏子弟斗鸡走狗,无所不为。某年夏天,王政君的弟弟王商病了,成帝去探病,只见王商府中一泓清水,水上一只装饰华美的船,挂着锦绣帷幕,王商正躺在船上乘凉。成帝奇怪水是从哪里来的,一打听,原来是王商凿穿长安城的城墙,从城外引进来的。成帝有些恼怒,但对方是他舅舅,辈分比他高,而他又懦弱,总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气了一阵子,也没有追究。

绥和二年(前7年)的某天早上,44岁的成帝刘骜一头栽倒在赵合德的床上,气绝身亡。

王政君这次是寡妇死了儿—没指望了。

哀帝·太皇太后

刘骜早知道自己不可能有儿子,一年前,在舅舅王根推荐下,他立定陶王刘康之子刘欣为皇太子。刘骜驾崩,刘欣欣欣然继承了皇位,他就是汉哀帝。

跟随刘欣进入长安的,还有他的母亲丁姬和祖母定陶太后。定陶太后不是别人,就是当年的元帝宠妃傅昭仪。据史书记载,傅昭仪“为人有材略,善事人”,是个人精,汉元帝刘奭病重时,王政君和太子都见不上皇帝一面,只有她守在皇帝病榻前,如果不是刘奭死得早,她很可能把王政君由皇后位上挤下去了。

刘奭死后,傅昭仪跟着儿子刘康离开都城,到定陶王府居住。刘康早亡,傅昭仪就把孙子刘欣牢牢控制住。刘欣能够被指定为皇位继承人,一半原因是他聪明伶俐,成帝考核评定为优等;另一半原因就是他祖母用金钱铺路,给他打通了两个关键人物—王根和赵昭仪。

可以说,没有傅昭仪,就没有刘欣的帝位。

刘欣是有名的同性恋皇帝兼昏君。刚开始他并不昏,相反,还很聪明,成帝考察他诗书,他对答如流。他继位时18岁,年轻气盛,很想有所作为,但他很快发现,不是他想有所作为就能有所作为。皇宫里除了他这个皇帝,还有四个太后,打麻将能凑一桌。

王政君、傅昭仪、赵飞燕、丁姬,这四位太后对皇帝的控制权明争暗斗。太皇太后王政君有庞大的娘家势力,皇太后赵飞燕不甘大权旁落,怂恿皇帝壮大傅家、丁家势力,以对抗王氏集团。

刘欣大封祖母傅家,傅太后的兄弟侄子封侯的有六人,封大司马的两人,九卿六人,侍中等十几人。傅太后当年没把王政君挤倒,如今终于把王政君和王氏集团挤一边去了。有孙子做靠山,傅太后对断子绝孙的王政君已经不放在眼里,跟王政君说话时,直呼为“老妪”,王政君只能忍气吞声。

刘欣刚开始对祖母言听计从,但随着年龄增长,渐渐不甘心受祖母控制,祖孙两人开始闹别扭。傅太后为巩固傅家地位,把娘家侄女傅小姐塞到刘欣后宫里,刘欣虽然封她为皇后,心里却不喜欢。他喜欢的是一个年轻貌美的男人—董贤

刘欣爱董贤爱得神魂颠倒,他的疯狂举动让人相信,同性吸引有时可以超过异性。他把董贤和他的妻子、妹妹都接到皇宫里,封董贤妹妹为昭仪,封董贤为大司马、高安侯,为董贤建起奢华府第,赐给董贤土地数十万亩,钱数以万计,他觉得这还不足以表达他对董贤的爱,甚至想把皇位禅让给董贤。他还在自己陵墓的旁边为董贤修了一座陵墓,以便生同枕席死同穴。

大约上天觉得这个大小伙子已经疯狂得不像话了,不能让他再闹下去,于是就把他领走了。刘欣在位七年,死时24岁。

平帝·太皇太后

得知哀帝刘欣驾崩的消息,王政君第一时间闯入皇帝寝宫,收走传国印玺。

哀帝去世一年前,他的祖母傅太后已经去世了,生母丁太后之前也去世了,宫里就剩了两个太后—王政君和赵飞燕,孤身一人的赵飞燕当然无力与王政君竞争。王政君把她的侄子王莽又召回来,任命为大司马,王氏家族重新掌权,显贵了没几年的傅氏家族、丁氏家族、董氏家族全部覆灭。

看来一个人能不能笑到最后,聪明不重要,漂亮不重要,老天照顾最重要。傅太后得意洋洋呼王政君为老妪的时候,怎么会想到她20岁的孙子刘欣居然没活过一个70岁的老太婆。

哀帝死了,谁做皇位继承人呢?大司马王莽在皇室成员中挑挑拣拣,选中了元帝的孙子刘箕子。汉平帝刘箕子,大名刘衎,即位时是个九岁小孩儿,什么也不懂,朝政都听王莽安排。刘箕子12岁时,王莽把自己15岁的女儿送进宫去,硬塞给刘箕子做了皇后。

刘箕子一天天长大,慢慢明白事理,经常言语中流露出对王莽专权的不满,不久,他就死了,有说病死的,也有说让王莽毒死的。

平帝驾崩时14岁,放在今天,还是个初中在校生。

王莽·新室文母

皇位再次空缺。

王莽又挑挑拣拣,挑选了广戚侯刘显的儿子刘婴做皇位继承人。刘婴才两岁,王莽决定自己担任“假皇帝”,代替皇帝处理朝政。

王政君虽然年老昏聩,但当王莽派王舜向她索要传国玉玺时,她还是认识到了侄子的狼子野心,她斥骂道:“你们受汉家的恩惠,才有今天的荣华富贵,怎么现在忘恩负义,猪狗不如?你们想当皇帝,就自己刻个印玺,不要用这不祥之物,我是汉家老寡妇,不定哪天就死了,我要用这个印玺给我陪葬。”

王政君边说边哭,旁边的宫女侍从都跟着垂泪,王舜也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哭了半天,说:“王莽非要玉玺不可,太后您能抗着不给他吗?”王政君听了这话,哭得更痛,养虎为患,如今自食其果了。她把玉玺往地上一掷,哭道:“我老了,你们就等着灭族吧!”

王莽在“假皇帝”位上过度了一段时间后,逼迫刘婴禅位给他,改元新朝。这个姑妈怎么处置,成为他头疼的事情。老太太年近80,没几天活头了,犯不上跟她闹别扭,最好是上个尊号,把她养起来,等她寿终正寝。

王莽给王政君上的尊号是新室文母太皇太后。

王莽篡位以后,王政君的内心被愧疚占据,虽然王莽极力讨好她,她也不快乐。

王莽为讨好王政君,拆掉汉元帝的宗庙,为王政君建了座生祠,称为长寿宫。建成之日,他大摆酒宴,邀请姑妈去赴宴。王政君看到她的庙堂金碧辉煌,丈夫的宗庙却被拆得七零八落,不禁潸然泪下,她说:“宗庙都有神灵庇佑,我怎么能在先帝的宗庙上面饮酒作乐!”

生命的最后时光,王政君生活在愧疚、自责和对往昔时光的怀念中,她让她的宫人都穿汉朝服饰,过汉朝节日。王莽觉得姑母反正快要入土了,懒得和她计较。

王政君死于新莽五年(13年),遗愿与元帝合葬。这个愿望没完全实现,王莽虽然把她葬在元帝陵墓旁边,却在中间挖了道深沟,把两座陵墓隔开了。

王政君死后十年,她侄子王莽被杀死,短命的新王朝覆灭,经过一番巨大社会动荡,刘氏子孙重新掌握政权,东汉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