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历史上有趣的事,尽在史趣网!
首页 > 近代历史>正文

蒋介石大骂下属无能:国军最强军舰投向中共

来源:史趣2018-08-19责编:admin人气:272
字号:小号|大号

蒋介石大骂下属无能:国军最强军舰投向中共

停靠码头的重庆号(资料图)

本文摘自《聆听历史细节》,王凡著,当代中国出版社,2011.7

当1949年2月26日黎明之际,烟台的海岸已经隐约可见。虽说整个起义几乎没费一枪一炮,但在国民党控制区域内的一昼两夜,无时无刻不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因此,这解放区的黎明令毕重远他们分外欣喜和陶醉,他们终于实现了起义最理想的目标,把国民党最现代化、最有战斗力的军舰,送到人民手中。特别是毕重远,在敌人营垒隐瞒身份,独自潜伏了三年,如今,他终于能返回党的身边,可以自豪地公开自己的身份了。

由于起义是在十分紧迫的情况下举行的,已无法通知中共地下党组织,所以当“重庆”号越发靠近烟台海岸,毕重远越担忧会遭到解放军的炮击。为避免误会,他们决定将舰上所有火炮,都高高仰在60度以上,表示没有射击之意。有的人还向岸边挥动白色的手绢。

毕重远在军舰驶离吴淞口时,就陆续向起义骨干们表明了自己是中共地下党员的身份,因而此时他决定由他带两个人,代表起义者与烟台解放区党政军领导接洽。

这天清晨,烟台子午岛解放军加农炮阵地就隐约发现一大型海上目标,像是国民党的军舰,随即向烟台警备区请示如何处置。作训股长刘元兴刚刚以“军舰不开炮,我们也不开炮”作答,就又接到烟台东山炮台的报告:“一艘军舰向烟台港驶来。”

刘元兴一面要求各炮台严密监视,一面立即向警备区司令部参谋长王泽民、政治部主任张少华报告。随后他们三人登上烟台山,既看清了“重庆”号的全貌,毫无射击之意的60度仰角,也看到了舰上有人在挥舞手绢。他们马上召开了紧急党委会,决定由刘元兴前往联络。他乘上小舢板刚划出不远,就与毕重远等乘坐的汽艇相遇。

毕重远向刘元兴说明自己是“重庆”号巡洋舰的起义士兵代表,并介绍了军舰的情况。刘元兴立即将这惊人的喜讯报告给烟台市委和胶东军区。

不久,烟台市委书记、市长、胶东军区领导就赶来了。毕重远随后向烟台警备区政治部单独汇报了自己中共地下党员的身份、南京地下党的指示及“重庆”号起义的详细经过,并将士兵解放委员会27名成员名单交给他们。

当天下午,邓兆祥等舰上军官也被请上岸。踏上解放区的土地,他不禁百感交集,拉着烟台市委书记徐中夫的手,面带愧疚地说:“‘重庆’号过去的一切罪恶,都由我一人负责。”胶东军区参谋长贾若瑜含笑答道:“光荣起义,何罪之有?”徐中夫郑重地说:“欢迎你们回到人民的怀抱,我们已经把这个大喜讯,电告党中央、毛主席了!”

“重庆”号悄然离去的情况,是几名离舰逍遥的官兵在次日清晨返回时发现的。六神无主的他们,匆匆找到海军总司令部驻上海办事处,询问是怎么回事。办事处官员亦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急电南京海军司令部。海军司令桂永清闻讯,吓得面无人色,星驰吴淞口,但只见滚滚东逝水,哪还有“重庆”号踪影。

一个多月前,桂永清面对国民党陆军的一败再败,凿凿有言“陆军不打,海军打”;国府上海市长吴国祯也虚张声势:“有重庆舰在,上海即可无忧。”而此刻“重庆”号突然去向不明,顿时引起轩然大波。上海滩的记者们,团团围住了当时不在舰上的副舰长牟秉钊。

而牟秉钊自己也对此百思不得其解:“军舰与飞机不同,即便少数人士有异动,亦不能强制该舰北驶。惟一之解答,当为舰长接获伪造命令径自出海北上。舰长在海上之权威,高于一切,命令一出,众无异辞。惟以邓舰长之个性而言,乃极端守法之人,似不致有此异动;真相如何,非至有舰上官兵归来,不能确定。”

两天后,外出侦察的飞机在烟台港湾发现“重庆”号,该舰已落入解放军之手确定无疑。蒋介石得讯,肝火骤生,大骂桂永清无能。桂永清急得涕泪涟涟,不断用无线电发出信息,苦苦哀求邓兆祥:“只要你们回来,不管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重庆”号叛而复归的幻想破灭了,桂永清随即召集海军舰长会议,商议讨伐“重庆”号。他的讨伐提议,竟没一位舰长附和其计。

冷场良久,“逸仙”号舰长道出原委:“我们遇到‘重庆’号不但打不赢,连碰都不敢碰,只有远远避开,跑慢了还不行。”的确,“重庆”号是国民党海军中最现代化、最具战斗力的战舰,谁愿以卵击石呢?据闻各舰舰长一致提出,必须求助美国飞机炸沉“重庆”号,否则各舰拒绝出海执行任务。

3月3日,停泊在烟台的“重庆”号遭到四架蒋军飞机的轰炸。鉴于烟台港距蒋统区较近,防空力量薄弱,难以给“重庆”号有力的庇护,同时燃料、食品和淡水的供应都不方便,毕重远提议将“重庆”号开往各种设施比较完备的葫芦岛。胶东军区向中央请示后,批准了这一建议。

夜幕降临之后,“重庆”号悄然起动,直驶葫芦岛。当次日蒋军飞机再到烟台海域之际,“重庆”号又销声匿迹了。

文章出处历史说(www.yvan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