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历史上有趣的事,尽在史趣网!
首页 > 近代历史>正文

淞沪会战战史:两支铁血连与日寇死磕到底

来源:史趣2018-08-05责编:admin人气:2188
字号:小号|大号

1935年,他率领部队驻扎在湖南省邵阳县。对于日本大举侵略中国东北,他深为忧虑,对于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他更是想不通,于是,他常对家人抱怨:“国家兴亡,匹夫有责,难道这个道理一国之君不懂,成何体统!”他叫李伯蛟,抗战全面暴发后,他率部英勇阻敌,第一个以将军的身份牺牲在浙江抗日战场上。

一九三七年十一月五日凌晨,日军第十八师团十万余人在金山卫至平湖全公亭一带登陆,淞沪会战的形势急转直下。在这场登陆与反登陆的战斗中,最先与日本登陆军接火的是日后威震杭嘉湖平原敌后战场的“笠帽兵”六十二师,而最早为国捐躯的高级将领则是六十三师第一八七旅少将旅长李伯蛟。

淞沪会战战史:两支铁血连与日寇死磕到底

六十二师、六十三师均隶属国民军陆军第二十八军,原为湖南军阀何健旧部,驻守湘西。军长陶广,六十二师师长陶柳,六十三师师长陈光中。陶广与陶柳还是叔侄关系,都是湖南澧陵县陶家垅人。一九三七年“八·一三”事变后,淞沪会战爆发。九月,二十八军所辖六十二师、六十三师、十六师、一九二师奉命开赴浙沪沿海前线布防。六十二师驻守金山、平湖沿海各要点,六十三师驻守海盐、海宁沿海各要点。

南京解放前夕,斯大林命令他的驻华大使尼古拉·瓦西里耶维奇·罗申跟着蒋介石去广州,而美英两国大使反倒留在中国的前首都。但是,斯大林亲口说过,他这样做只是“为了保证能获得情报,以便他(罗申)能够定期向我们(斯大林)报告长江以南的形势,以及国民党高层和他们的美国主子的动向”。

斯大林曾秘密地向毛泽东透露过这个意图。早在1948年年初——那时毛尚未来到西柏坡——在克里姆林宫举行的与保加利亚和南斯拉夫代表团的会谈中,斯大林就承认,在对内战前景的估计方面,苏联方面错了,而中国共产党人是对的。在1949年7月与刘少奇的会谈中他也提到了这一点,刘当时正在对他做非正式的访问。“我在1945年8月发出的那封电报妨碍了你们的解放战争了吗?”他问刘道。回答自然是“没有”。但斯大林知道对方这样说只是为了取悦他,同时他也想免除自己过去在谨慎的对华政策方面的责任,于是说道:“我真的老了。我现在担心的是,我死以后,这些同志(他用手指着伏罗希洛夫、莫洛托夫和在场的其他人)会害怕帝国主义。”

淞沪会战战史:两支铁血连与日寇死磕到底

在内战期间,他与毛保持着频繁且话题相当广泛的通信联系。为了保密,他在这些密码电报上的签名要么是苏联化名“菲利波夫”,要么是中国化名“冯西”。这些电报都是通过他的驻华代表交给毛的。其代表之一是我们在前文中已经提到过的安德烈·雅科夫列维奇·奥尔洛夫博士(中国人叫他阿洛夫)。另一位代表是伊万·弗拉基米罗维奇·柯瓦廖夫将军,此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曾做过苏联的交通人民委员,是在1949年1月抵达西柏坡的。弗拉基米洛夫则在1945年11月下旬被召回了莫斯科。1948年他重返中国,但不是派到毛泽东身边,而是做了苏联驻上海的总领事。

十一月初,张发奎接任第三战区右翼军总司令,在浦东南桥开设前进指挥所,因中央兵团撤往苏州河南岸,浦东兵力捉襟见肘,张急调六十二师主力北移川沙、奉贤填空,六十二师原防地则由六十三师接防。

淞沪会战战史:两支铁血连与日寇死磕到底

十一月四日晚,六十二师主力已陆续调防川沙、奉贤,但奉命接防的六十三师却迟迟未来,陶柳只得留下一个营部指挥两个连,等待友军到来办理手续。左等右等,却只等来炮兵连的一个辎重排,四门山炮,几十号人。这样,数十公里长的海岸线形同虚设。

情况恰被日军密探侦知,而日军登陆舰队早在十一月二日就从日本本土出发,一直巡弋在东海洋面上等待合适时机登陆,见这一千载难逢的机会,迅速驶入杭州湾北侧,在金山卫、金丝娘桥和全公亭一线海岸四公里处下锚停泊,五日凌晨三时,打头阵的国崎支队换乘登陆小艇,趁着弥漫的晨雾,在金山卫城西开始登陆。

留下等待友军主力前来接防的六十二师两个连,万万没想到等来的却是登陆的敌军。驻守金山卫西南面海月庵的一个连最先发现敌军,于是仓促进入战壕应战,然而杯水车薪,很快抵挡不住。刚到的六十三师炮兵连辎重排也在第一时间进行了还击,在连长郭文河的指挥下,使用零线子母弹,以每分钟二十五发的高频率开炮,极力阻挡敌人攻占滩头阵地。

淞沪会战战史:两支铁血连与日寇死磕到底

而六十二师另一连驻守在金丝娘桥,当得知敌军登陆,立即赶赴东司城布阵抵挡,凭借城墙沉着应战,给予日军一定杀伤,但也终因寡不敌众,天亮之后,官兵大部分殉国。

张发奎得到日军登陆的消息,十分震惊,急令刚到川沙、奉贤一线的六十二师调头回兵。五日下午,第一八六旅第三七一团与刚登陆上岸的日军第十八师团一部迎面相逢,展开恶战,团长朱再生负伤,营长王子隆阵亡。

淞沪会战战史:两支铁血连与日寇死磕到底

六十三师因行动迟缓,赶到金丝娘桥时,日军已蜂拥上岸,两军便发生激战,师长陈光中亲率第三七三团英勇阻敌,战到五日深夜,官兵伤亡过半,六十三师第一八七旅少将旅长李伯蛟也不幸中弹殉国。李伯蛟是湖南邵阳人,一八九五年生,湖南陆军军官讲习所毕业,他是最先牺牲在浙江抗日战场上的高级将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