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历史上有趣的事,尽在史趣网!
首页 > 风云人物>正文

太监回忆婉容私密事:经常裸体自我欣赏

来源:史趣2018-07-31责编:admin人气:2933
字号:小号|大号

本文出处历史http://m.yvank.com

最后一位太监孙耀庭回忆末代皇后私密:脱洗任人“摆弄”浴后“孤芳自赏”

孙耀庭回忆说:“通常婉容洗澡,从全身衣服脱光,到洗完再穿上,她不动一点儿手,全由宫女伺候。无论怎样,她都坐在那儿,始终纹丝不动。”

太监回忆婉容私密事:经常裸体自我欣赏

婉容洗过澡后,时常裸体,在澡盆边坐上好一会儿,上上下下地打量自己的肌肤。她这是“孤芳自赏”。

因为皇上溥仪极少在她这儿过夜,即使来了,也是稍呆一会儿就走,两人之间根本就没有夫妻性生活。

太监回忆婉容私密事:经常裸体自我欣赏

每次皇后“例假”均由太监“禀告”

太监们关切婉容的私生活,胜过关心她的衣食。皇后每来一次“例假”,不仅宫女,连同太监人人皆知,当然皇帝溥仪更是必须清楚地知道。

依例,婉容是先让年长的富妈找来太医院的大夫号脉。每当婉容一来“例假”,就得亲自去养心殿向溥仪“告假”。

太监回忆婉容私密事:经常裸体自我欣赏

后来,溥仪与婉容不太融洽,这个差事就落到了孙耀庭身上。每月由富妈转告他,他再去溥仪那儿去“告假”。

“例假”过后,孙耀庭还得去一趟:“皇后让奴才来向万岁爷销假。”

太监回忆婉容私密事:经常裸体自我欣赏

揭秘:太监李莲英死后棺内为何只有头无尸体

1966年的时候,人们曾经打开过李莲英的坟墓,人们确实在他的坟墓中发现了大量的珍宝,如象乒乓球一样大小的宝珠,金子做的烟碟以及数不清的珍珠、翡翠、玛瑙等宝物。不过令人吃惊的是,他的棺材里除一颗头颅和一条长辫子外,没有尸身。

曾经有人这样评价李莲英,说他是“有清以来太监中官品最高、权威最大、财富最多、任职时间最长的权监。”作为一位如此著名的大太监。李莲英也给我们后人留下了许多疑案。人们不知道李莲英是怎么发迹,也不知道他到底搜刮了多少钱财,更不知道他最后到底是怎么死的。

据说李莲英原名叫李英泰,是直隶河间府人大城县臧屯乡李甲村人。根据李莲英的墓志铭记载,他生于道光二十八年(公元1848年),“年九岁入内廷充役使。”清宫档案的记载也证明,李莲英是于“咸丰七年十月十一日由郑亲王端华府送进皇宫当太监的,但年龄是13岁。也许李莲英在净了身之后,没有直接到皇宫当差,而是在王府当了几年的差,才被郑亲王送进皇宫的。

太监回忆婉容私密事:经常裸体自我欣赏

关于李莲英的发迹史,历来有很多种传说,有人说李莲英开始的时候并不是太监。而是一位专门做熟皮子工作的硝皮工,被人称为“皮硝李”。李莲英做这个活实在做得腻了,心想这种活即使做一辈子,也永远没有出头之日。后来他听说宫里要找一名会梳头的太监。李莲英一听,自己机会来了。

自己虽然没有梳过头,但自己整天和皮毛打交道,起处理毛发的功夫简直是小菜一碟。于是他便来到地安门外的南砖胡同的净身处,狠心将自己净了身。然后,又到一些理发店学了一些来自南面地比较新的发型式样,随后便托同乡得太监介绍进宫当了太监。因为他头梳得好,很快便得到了慈禧太后的赏识,从一个刚入宫的小太监提升到太监总管的位子。甚至还有人给他起了一个“小篦李”的外号。不过这种说法只不过是一种民间的传言而已。

太监回忆婉容私密事:经常裸体自我欣赏

实际上李莲英从进宫当太监到坐上太监总管的位子也是经过了几十年的时间。他进宫之初并没有在慈禧太后身边当差,更谈不上体慈禧太后梳头。刚刚进宫的时候,李莲英像其他的小太监一样被安排在奏事处当差。知道同治三年(1864年)李莲英才被调到慈禧居住的长春宫服役。不过他只是仍然不过是一个打杂的小太监,连品味也没有。此时在慈禧面前得宠的还是安得海,根本轮不上李莲英这个小太监。

后来安得海因为过于张扬,在南巡替慈禧置办龙衣的时候,被山东巡抚丁宝桢以“违背祖制,擅离京师”的罪名斩于山东。安德海死后的最初几年中李莲英也没有在慈禧面前得宠。

但是,李莲英为人乖巧圆滑,左右逢源,他工于心计,知道如何讨主子的欢心。很快便受到了慈禧太后的赏识。同治十一年(1872年),李莲英被赏戴六品顶戴。同治十三年,26岁的李莲英又被慈禧太后任命为储秀宫掌案首领大太监,光绪五年,李莲英被慈禧赏戴四品花翎,这已经是清朝祖制规定的赏于太监的最高的品位了。但是,由于李莲英实在是讨慈禧太后的欢心,光绪二十年,又被赏戴了二品顶戴花翎。李莲英就这样成为慈禧太后面前的大红人。

太监回忆婉容私密事:经常裸体自我欣赏

但是,李莲英在慈禧走红之后,并没有像前一任权监安德海那么得志便猖狂。他还是像以前作小太监时候一样在主子面前老老实实的做人。无论是对宫外的王公大臣,还是对宫里的宫女太监。李莲英总是拿出一幅宽以待人的样子。正如他的墓志铭中所说,他做事“事上以敬,事下以宽,如是有年,未尝稍懈。”

李莲英的这些做法也为他在宫里宫外赢得了不错的口碑,慈禧太后也更加的喜欢他。据说,有一次慈禧派他随醇亲王奕匡一块去检阅李鸿章办的北洋水师。李莲英避免招摇,自己出宫之前还特意摘下自己的二品顶戴,换上平民的装束。一路上他也避免同外官接触,而是老老实实的呆在醇亲王的车里。对醇亲王也是极其的恭敬,甚至还亲自给醇亲王打洗脚水。以至于回京之后,醇亲王一个劲的在慈禧太后面前说李莲英的好话。李莲英不仅处事低调,而且还十分的细心缜密。就连历来看不起太监的维新派人士王照也说,李莲英穿着朴实,绝对不像一位得宠的大太监。

太监回忆婉容私密事:经常裸体自我欣赏

由于李莲英很会做事,因此,慈禧太后身边的太监几十年来换了好几批,唯独李莲英她舍不得换。如《晚清宫廷生活见闻》中所记载慈禧太后的每天三顿饭,早晚起居李莲英都要亲自服侍,每一道菜品他都要亲自尝过,才捡可口的让慈禧下筷。有时慈禧闷了,他就亲自陪慈禧到外边遛遛,甚至同慈禧聊天聊到深夜。

同时李莲英留给光绪皇帝的印象也不错。戊戌政变之后,光绪皇帝被囚于中南海瀛台,每天几乎连一顿可口的饭也吃不上。慈禧太后派人送来的食物不是馊的,就是陈饭剩菜。李莲英知道之后,经常趁着向光绪帝请安的机会,给他带些可口的点心来。使得光绪皇帝大为感动,甚至对外边的官员说,“若无李谙达,我活不到今天。”

李莲英在慈禧面前作了四十几年的权监,真可谓是宫中少有的不倒翁。在这四十年中,李莲英借着得势的机会,收敛的大量的钱财。关于李莲英到底积聚了多少钱财,历史上并没有确切的记载。不过据说他曾经一次就收受过袁世凯二十万两白银的贿赂。

太监回忆婉容私密事:经常裸体自我欣赏

还有人说李莲英在光绪末年,仅仅存放在京城各银号中的白银就有壹千六百多万两。同时李莲英还收敛了大量的地产和无数的玉器珠宝。李莲英到底积聚了多少钱财,具体的数目今天恐怕已经难以知晓,不过从当时的记载来看,李莲英手中的钱财绝对是一个大数目。

李莲英位于海淀镇彩和坊南端的住宅。系李莲英给其胞弟修建的宅院,始建于光绪中期,为一座多进式四合院。此宅后由李莲英胞弟之孙李瀛洲居住。

光绪三十四年十月二十二,慈禧死后,李莲英办理完慈禧的丧事,便悄然消失了。对于他的下落至今仍然是一个谜。有人说他在慈禧太后死后,便向隆裕太后请求告老,回到慈禧生前赐给他的南花园过起了低调的生活。他没有大兴土木,也没有过于招摇。只是悄悄的过继了几个侄子为自己的儿子,自己则整天像个花匠似的侍弄花草。直到三年后得痢疾而死。其间,甚至没有人知道他就是曾经在慈禧太后面前呼风唤雨的大太监李莲英。

太监回忆婉容私密事:经常裸体自我欣赏

也有人说,李莲英是被隆裕太后处死的,他死后隆裕太后还把他的巨额财产充了公。不过,朝廷杀李莲英应该是一个轰动一时的大事,不会没有文字的记载。还有人说李莲英一生大量受贿于朝廷内外官员,在慈禧面前呼风唤雨得罪了不少的人。再加上手中的巨额财产也实在是为众多的贪财之徒侧目以待,想夺为己有。于是,李莲英在离开皇宫后不久就被人给暗杀了。甚至还有人说,李莲英是在山东和河北交界处被大盗给劫杀得,李莲英被大盗一刀就结果了。他的两个侍从急着逃走,便只捡了个头回来。现在葬在李莲英墓里的只有一个头颅,没有尸身。

据《清稗类钞》宦官类记载和李家的后人回忆:李莲英并不是死于非命,而是得病而死。记载中称:孝钦殂后,不意又为隆裕后所庇——殆其病卒,隆裕后特赏银两千两”。李莲英的墓志铭中也说李莲英“退居之时,年已衰老,公殒于宣统三年二月初四日”。但李莲英到底是不是善终的呢?

李莲英墓在北京恩济庄太监墓地,李莲英在建坟时耗资巨大,据说建造坟墓时使用了大量的鸡蛋,用蛋白拌石灰,江米粥灌浆,修筑坟茔。有人曾对李莲英的“鸡蛋坟”吟诗一首:“马鬣封头鸡卵坟,黎民血泪染石灰。可叹莲公达显宦,焉与三宝共争辉?”

太监回忆婉容私密事:经常裸体自我欣赏

1966年的时候,人们曾经打开过李莲英的坟墓,人们确实在他的坟墓中发现了大量的珍宝,如象乒乓球一样大小的宝珠,金子做的烟碟以及数不清的珍珠、翡翠、玛瑙等宝物。不过令人吃惊的是,他的棺材里除一颗头颅和一条长辫子外,没有尸身。从墓里的情况来看,李莲英似乎真的是被人杀了个身首异处而死的。

不过也有人说,有些太监的墓里面都是只有一个头,这是因为那个时代的人都很迷信,以为自己的残缺之身,是有辱祖宗容颜的事情。死后也没脸去见自己的列祖列宗,于是死后只藏自己的头颅,而将身体舍弃。李莲英死后是不是也是这种情况呢?这也不好说。

太监回忆婉容私密事:经常裸体自我欣赏

慈禧曾孙揭秘慈禧与大太监李莲英共浴之真相

导读:她说慈禧和李莲英在一个澡盆洗澡,很显然是胡说八道。因为在慈禧洗澡的时候,不是每个人都能在场的,即便卡尔小姐作为宫里的贵客,那个年代的妇女洗澡,也不可能让人围观。除非是卡尔小姐亲自伺候慈禧太后洗澡,她才能真正看到慈禧是怎么样洗澡的。但是如果卡尔小姐在场的话,慈禧又怎么能开放到和太监在一个盆子洗澡而被人围观呢?很显然,说谎的是那个卡尔。她为了满足人们的猎奇心理,胡编乱造而已。

文章摘自《我所知道的慈禧太后》,作者:叶赫那拉·根正,郝晓辉,出版社:金城出版社

作者简介:那根正,原名叶赫那拉·根正,满族,1951年10月生于北京。纲兰性德九十孙,慈禧太后曾孙,叶赫那拉·增锡嫡孙。慈禧系那根正曾祖父叶赫那拉·桂祥之大姐。桂祥二姐婉贞嫁咸丰之弟醇亲王奕譞,系光绪生母,宣统祖母。桂祥之女静芬嫁光绪皇帝,即隆裕皇后。那根正现任颐和园游人投诉接待总站站长,党员。被国内外新闻媒体称为“颐和园的活字典”“民族团结的金字招牌”“中国民间友谊大使”。

太监回忆婉容私密事:经常裸体自我欣赏

在很多传说和野史里面,慈禧都被描绘成一个贪婪、自私而淫荡的女人。之前帮助慈禧画像的那个美国的卡尔小姐,在宫里不但没有好好安分守己,更是胡说八道一大堆。她说慈禧是一个和李莲英一个浴盆洗澡的怪物,而且光绪皇帝也明摆着要和这个外国女人有一腿,因为他总是试图去亲吻这个外国来的洋女人。这样的书籍到了社会上,当然会让那对以前根本不了解的人产生误解。对此,我爷爷非常愤怒,说这个美国女人简直就是胡说八道。

太监回忆婉容私密事:经常裸体自我欣赏

但是慈禧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呢?后来我看到过慈禧身边侍女说的一些话,也求证了家里的长辈,这才清楚:虽然说旗人的女子是天足,但是也和汉人一样,对于脚也要隐蔽的。洗脚、换袜子都不能让外人看见。当媳妇的都是关上屋门,睡觉前洗脚,儿子年岁大了,妈妈洗脚,也不能让儿子看见,更不用说光着脚走出闺门了。爷爷也曾经听隆裕说过这样的话:很多人都胡说八道,说老太后和李莲英怎么怎么,这是完全没有根据的。老太后为了显示自己的教养,为了显示自己的高贵,也为了显示自己的尊严,对于一些事情是非常在意的,向来不许太监沾手。

有人瞎编,说老太后腿疼,把脚放在椅子上,伸着腿让李莲英给按摩,这纯粹是胡说。再说,宫里戒备森严,老太后身边随时有宫女陪伴,如果有这样的事情,老太后也早就羞臊死了。老太后从年轻开始守寡,年轻的时候都没有什么事,何况年老了呢?

听完爷爷描述隆裕当初说的话,我心里感到很塌实。毕竟事关自己长辈的声誉问题,所以我对这些很在意。如果卡尔小姐描述的事情是由在慈禧身边伺候的人说出来的,即便是隆裕这么说,我都有可能相信,而来自美国的卡尔小姐作为当时宫里的一个客人,不仅没有机会在慈禧身边伺候,也没有资格随便走动,怎么会传出慈禧和太监一起洗澡的说法呢?

太监回忆婉容私密事:经常裸体自我欣赏

她说慈禧和李莲英在一个澡盆洗澡,很显然是胡说八道。因为在慈禧洗澡的时候,不是每个人都能在场的,即便卡尔小姐作为宫里的贵客,那个年代的妇女洗澡,也不可能让人围观。除非是卡尔小姐亲自伺候慈禧太后洗澡,她才能真正看到慈禧是怎么样洗澡的。但是如果卡尔小姐在场的话,慈禧又怎么能开放到和太监在一个盆子洗澡而被人围观呢?很显然,说谎的是那个卡尔。她为了满足人们的猎奇心理,胡编乱造而已。

太监回忆婉容私密事:经常裸体自我欣赏

一位在慈禧身边伺候过的宫女也就慈禧洗澡的问题回答过一些人。她说:伺候老太后洗澡和洗脚,专有四个贴身的丫头。洗脚两个,洗澡是四个。平常她们也干点零活,但专职是沐浴。这些丫头也是经过训练的。怎样用毛巾热敷膝盖啊,怎样搓脚心的涌泉穴啊,有一套专门的技术。洗脚时,老太后往椅子上一歪,嘴里不停地与底下人说闲话,享受着洗脚人的搓揉,这是她老人家最松散舒适的时候,宫女常常在这个时间里得到意想不到的赏赐。

脚洗完后,如果需要剪脚指甲,两个洗脚的宫女中一个点起手提式羊角灯来,单腿跪下,手持着灯,另一个也单腿跪下,把老太后的脚抱在怀里细心地剪。这之前还要有个“请剪子”的过程。在老太后的屋子里有严格的规定,不许摸刀子、剪子。如果需要用,必须要事先请示。伺候洗脚的宫女向内寝的人轻轻说句“请剪子”。侍寝的转禀老太后,老太后说:用吧,还在原地方。这时侍寝的才敢拿出剪子来交给洗脚的宫女。

完毕后,洗脚的宫女请跪安退出,这才完事。差不多天天如此。那么既然有这么多宫女伺候慈禧洗澡,慈禧又怎么能开放到和一个太监一起洗澡呢?况且作为太监来说,因为自身的问题,他又怎么能把自己的缺陷暴露在外人眼里呢?很显然,是不可能的。

太监回忆婉容私密事:经常裸体自我欣赏

那个宫女说起慈禧洗澡的事情来,也说这和时令有密切关系。如果天热,洗得勤点,夏天差不多要天天洗,冬天隔两三天洗一回,都是在晚上,宫里白天没有洗澡的。洗澡的时间,一般在传晚膳后一个多小时,在宫门上锁以前。因为需要太监抬澡盆、担水,连洗澡用的毛巾、香皂、爽身香水都由太监捧两个托盘进来。太监把东西放下就走开,不许在寝宫逗留。司沐的四个宫女全部一样的穿着,一样的打扮,连辫根、辫穗全一样。由掌事儿领着向上请跪安,这叫“告进”。算是当差开始。

在老太后屋里当差,不管干多脏的活,头上脚下都要打扮得很利落,所以这四个宫女,也是新鞋新袜。太监把澡盆等送到廊子底下,托盘由宫女接过来,屋里铺好油布,抬进澡盆注入温水,然后请老太后宽衣。这个时候,除非伺候慈禧洗澡的人,别的人是根本没办法进入的。这就又说明一个问题,即便是慈禧身边最亲的人,要看到慈禧洗澡,也是万万不能的,更别说一个太监了。所以由此推断,来自美国的画家卡尔小姐确实是一个大话精,是一个编造故事的高手。

太监回忆婉容私密事:经常裸体自我欣赏

自1898年到北京,一个叫埃蒙德·巴恪思的英国爵士长期生活在中国,他曾是京师大学堂的教授,英国驻华外交官,1944年死在中国,身后留下一本惊世骇俗的英文回忆录手稿,在尘封68年后,中译本首度在香港出版。

巴恪思在书前誓言记录的绝对是事实。他自述与慈禧太后自1902年开始交往,直到1908年慈禧驾崩前夕他们还有接触。

他与慈禧“秽乱清宫”的细节叙述触目惊心,当时慈禧已是七十老妪,却性欲旺盛,他要靠春药才能满足其需要,多次细致入微的性生活细节描述,明代小说《金瓶梅》的场景也不过如此。

在他的笔下,晚清宫廷,从慈禧太后、王公贝勒、达官贵人到太监、宫女、伶人,过的都是淫乱污秽的生活,男女之间还算是正常的,更多的是男与男、女与女、人与兽——许多王公、贝勒、大臣、将军榜上有名,他本人也癖好同性恋,只有慈禧太后例外。

太监回忆婉容私密事:经常裸体自我欣赏

恭亲王溥伟,庆亲王及他的儿子载伦、载振,差一点取代了光绪帝的“大阿哥”溥儁,贝子溥伦,肃亲王的次子,大学士荣庆,将军张勋、姜桂题——在他笔下都是同性恋,慈禧太后甚至要微服密访他们常去的浴室,亲眼看他们淫乱。

慈禧让太监、宫女称呼他为洋侯,给了他很高的待遇,而他利用慈禧的宠爱,游走于王公大臣和男宠之间。在大量不堪入目的性描写间歇,他也记录了慈禧与他的一些闲聊。

1903年的一天,慈禧问起他是否读过她最近的诏令,把革命者沈荩在宫外鞭笞而死。“今年是我的幸运之年,如果没有日俄战争,我会下令为我明年十月的七十大寿举办庆典。

太监回忆婉容私密事:经常裸体自我欣赏

处死沈荩,我也非常犹豫。然而他是第二个康有为,我别无选择。你们外国人认为我残暴,却对他的挑衅一无所知,我不得已才对他极端处置。”这一记录为沈荩之死提供了新的材料。

当沈荩惨死后,西方人闻之胆寒,《泰晤士报》驻华记者莫理循把慈禧叫做“那个该杀的凶恶老妇人”。

当年9月14日的天津《大公报》报道,各国公使夫人在觐见慈禧太后时都为沈荩喊冤,慈禧也颇有悔意,面谕廷臣,会党要严拿,但千万不可株连良善,以致丧失人心。这则报道与他的回忆科研相印证,特别是语气。

巴恪思记录,慈禧死前不久与他说过:“我不信任袁世凯,此人虽能干,却不择手段。”“或许我该起用张勋,我唤他是我的‘巴狗儿'。”他说,辛亥年袁世凯重返朝廷,要他修改《太后统治下的中国》,为袁评功摆好,他每年可得到3500英镑直到他死。

太监回忆婉容私密事:经常裸体自我欣赏

虽然巴恪思的回忆录因缺乏其他有力的旁证,只是一家之言,但不可忽略,这位英国人提供了观察晚清宫廷和上流社会日常生活的新视角。

他的视角主要是性,特别是那些掌握着生杀予夺大权的权贵们的性癖好,他们在怪异的性生活中寻求刺激,乐在其中,压根没想到这个朝代正在陨落,荣华正在逝去。

性的背后是政治,性和政治如同一个硬币的两面。如果说,他记录的性事不无夸张和荒诞,晚清宫墙内外的骄奢淫逸、残暴、迷信则毋庸置疑。二十年后,当军阀孙殿英掘开慈禧的墓穴,打开棺木,那干瘪丑陋的尸身裸露在七月毒辣的阳光下,他禁不住叹息说:“即便是不朽的汉尼拔或恺撒,最终也是尘归尘,土归土。”

太监回忆婉容私密事:经常裸体自我欣赏

李连英未进宫前耳闻过不少勾栏院的事,而且还亲眼见过些烟花女子。他深知女人里边最会打扮的应该推她们为尊,因为这些女子打扮得迷人一些是职业需要,有哪个男人不喜欢花枝招展的女人而独独青睐蓬头垢面的妇人,那他必是傻瓜无疑。况且这两天李连英走东家串西家也把必要的情况摸了个八八九九。

李连英找个杂货店买了一个小竹篮,篮里装了些生发油、宫粉、胭脂、绒花、通草类的闺秀梳妆之物,从此叫卖于八大胡同的花街柳巷,出没于妓院粉头之中。

其后的十多天内,每天日上三竿时,正当“清吟小莲”的姑娘们梳妆打扮之际,“生发油,宫粉胭脂啊!”的悠扬叫声便会传入她们的耳鼓,进而打动她们的心弦,只闻得一阵香风,只听得一片珠落玉盘的“格格”娇笑,只觉得眼前一花,一个个浓装丽服,粉面桃腮的姑娘移动金莲,婷婷娜娜而来,如风摆杨柳雨打芭蕉,再看那发式,有的如喜鹊登枝,有的如孔雀开屏,有的如天上云霞,有的如水中波影。

李连英一边暗暗赞叹姑娘们丽质天生,更擅打扮,一边细细观察揣摸那些发式,一一记在心里。时间不长,他和这些倚门卖笑的姑娘们混得厮熟,有时竟得以登堂入室去卖,这也给了他不少方便,让他隔着“水晶帘”细细地看姑娘们梳理青丝、盘缕发髻的技法,如此这般一来,到离约定期限还有七八天光景时,京城内妓院里的各种梳头样式差不多都让他看了个遍,学了个遍。

太监回忆婉容私密事:经常裸体自我欣赏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一段时间的模仿、苦练,李连英终于熟练地掌握了大约30种新发式的梳理方法。

回到宫中,李连英主动找到了自己的师傅刘多生,把学到的手艺添枝加叶述说一遍。当下师傅刘多生把慈禧太后的脾气、喜好、忌讳、怎么献茶请安、怎么三拜九叩以及应该仔细注意的地方细细地给这个小徒弟说了一遍,李连英一一点头称记下了,只等第二天上去当差。再说这个梳头房太监的总管听说来了一位梳头巧手,会梳时下流行的最新发式,就像得了救星一样高兴。

太监回忆婉容私密事:经常裸体自我欣赏

第二天一大早,踌躇满志的李连英忐忑不安地跪倒在慈禧太后的身后,从前面的大镜子里,仔细端详了一番慈禧太后的脸型,凭着前一阵子摸索出的经验,大胆地做起了一种新的发式。

慈禧太后从镜子里看着身后这个年轻太监认真的模样,不由得产生了好感。很快,李连英梳好了头,插戴好金银首饰,又别上一支鲜艳夺目的牡丹花。慈禧太后坐在镜前,左右端详了半天,欣赏着新的发式,甚为满意。

李连英还深入研究慈禧太后的心理,慈禧太后最怕梳头掉头发,李莲英就一边给慈禧太后梳头,一边讲笑话或市面上听到的轶闻趣事,借此分散慈禧的注意力,一边把梳掉的头发,悄悄地装入袖筒之中。这样他梳的头样式又好看,又没见掉头发,深受慈禧太后喜欢。

从此以后,李连英凭着一表人才的长相和高人一等的梳头手艺讨得慈禧的欢心,终于被慈禧太后看中而成了梳头房中的中坚力量,给慈禧太后梳头就成了李连英的“专差”。

太监回忆婉容私密事:经常裸体自我欣赏

李连英通过自己的努力,很快就被慈禧太后提升为梳头房首领兼敬事房首领,御前近侍。李连英自此也跻身于慈禧太后面前的红人之列。他还通过自己的努力,免去了梳头太监的“杖刑”和“板刑”。以至当他休息时,那些太监们宁愿自掏腰包贿赂他,只求他不要休息,仍负责侍候西太后。

太监回忆婉容私密事:经常裸体自我欣赏

此时的李连英已经感觉到,他飞黄腾达的梦想,很快就要实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