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历史上有趣的事,尽在史趣网!
首页 > 世界历史>正文

二战中巴顿在野战医院痛揍忧郁症士兵 称其胆小鬼

来源:史趣2018-06-26责编:admin人气:921
字号:小号|大号

转载注明网http://m.yvank.com

巴顿打开病历,看到了内德尔医生的那一行字——“忧郁型精神病,中等程度”,不禁愤怒起来。他摘下手套,抓住库尔的衣襟,用手套抽打库尔的脸,骂道:“胆小鬼,我这里都是伤痕累累的士兵,没有你这样的蠢货!”说着,他一脚把库尔踢出了帐篷。

士兵永远是军队的躯干。没有躯干,也就没有生命。真正的军官爱兵会爱到极致,而这种爱的回报,是士兵奋不顾身地作战。

巴顿的精神与性格充满了矛盾冲突。从他对伤病员的两次探望引发的事件,不难看出这一点。

巴顿非常爱兵。特别是对那些在战场上负伤的士兵,从来非常敬重并作为恢复作战力的源泉。他有一个习惯,每逢感到有必要振作自己的精神时,总是要到附近的医院看看。他说,一看到伤员就可以获得安慰和鼓舞,因为他们身上的战伤就是英勇奋战的标志。同时,他认为,伤员也需要高级军官对他们的探视,伤员可以通过探视减轻伤痛。

1943年8月2日,巴顿第3集团军在西里里岛占领了巴勒莫,准备向墨西拿进攻。希特勒为了阻止美军的进攻,亲自命令第15装甲师在特洛伊拼死抵抗,美军伤亡很大,有的部队军士充当了排长。又到了必须振作精神的时刻了。于是,巴顿跑到集团军战地医院去看望伤员。他让军医丹尼尔·富兰克林上校带着40枚紫心勋章陪同他视察。

巴顿先看到一位胸部受伤的士兵,问:“你什么地方受了伤?”

“在胸部。”士兵回答。

“好极了!”巴顿提高嗓门,以让全室的人都听得见,“如果你听到这个消息你会感到你的伤是多么的值得。”接着,他告诉大家:“我见到的最后一个德国兵既没有胸膛也没有脑袋。到目前为止,你们已经俘虏或打死了8万德国狗崽子。这是官方的数字。但是,我到各地视察了一下,依我看,实际数字要比这大得多。在这次作战结束后,这个数字将会提高到两倍。快养好伤吧,小伙子,你还要参加那最后一仗呢。”

这位士兵听后,抖动着嘴唇,艰难地举起手,向将军致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巴顿又来到另外一个病房。一名士兵头戴氧气面罩,呼吸十分困难。富兰克林提醒巴顿,这个士兵已失去了知觉,处于昏迷中。巴顿听后,做出了一个谁也意料不到的动作:只见他脱下钢盔,扑通一声跪在了那个士兵的床前,把一枚紫心勋章别在士兵的枕头上,又对着那个奄奄一息的士兵的耳朵嘀咕了几句,然后站起来立正,庄重地向士兵敬了军礼。没人知道巴顿对那个士兵说了什么,但是在场的所有伤员和医护人员都感动得热泪盈眶。巴顿告诉富兰克林:“记住,凡是受伤3次的士兵,都要立即送回国内,因为他已经为国家尽力了。”

这就是巴顿的“仁”,这就是巴顿的爱兵。

但是,巴顿爱兵,并不等于巴顿不严厉。8月3日,巴顿在前往前线视察途中,正路过第15后送医院,他让司机把车开进医院。院长富兰克·利弗中校见巴顿来了,马上出来陪同他视察。这是一家典型的设在帐篷里的医院,巴顿走进帐蓬问候伤病员。大家高兴地欢呼,迎接巴顿。巴顿问一名士兵:“你是哪个团的?”那名士兵回答:“第39步兵团上士。”巴顿抬眼看看这个脑袋上缠着绷带的士兵,高兴地拍拍他的肩膀,称赞道:“你们的团长哈里·弗林特上校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他是真正的军官,你在这样一个英勇的军官手下作战,是非常自豪的事情。”聊了一会儿,巴顿准备上路,他刚要走出帐篷,突然把目光盯在了来自印第安纳州的下士查尔斯·库尔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