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历史上有趣的事,尽在史趣网!
首页 > 世界历史>正文

古希腊诸城邦为何没能像古罗马一样军事扩张成为持续时间较长的大帝国

来源:史趣2017-11-12责编:admin人气:1151
字号:小号|大号

来源看历史http://www.yvank.com

古希腊诸城邦在历史上只出现过昙花一现式的“亚历山大帝国”。随着亚历山大的去世,环地中海东部沿岸地区进入了希腊化的继业者诸国时代,此后这些国家便被崛起的罗马征服,消失于历史中。为什么古希腊没有像古罗马一样出现稳步扩张,成为持续时间较长的大国?

这个问题在历史学界有很多探讨。我觉得应该把这个问题分成几个小问题来讨论:

什么是帝国?之所以要问这个问题是因为,严格来讲,雅典人也拥有过自己的“雅典帝国”。公元前492年,波斯国王薛西斯入侵希腊世界,自此波斯人和希腊人进行了断断续续七十年左右的战争。在此期间,雅典人在海上建立了一个邦联形式的联盟,囊括了爱琴海和亚得里亚海沿岸大大小小一百来个“盟友城邦”,这些城邦都有向雅典所在的联盟金库缴纳钱财的义务。这个联盟有时被称之为“提洛同盟”,有时被称为“雅典帝国”。

初看“雅典帝国”这个名字是很不合适的:雅典没有皇帝,怎么能被称为帝国?但在英文里,“empire”一词并不一定暗含“皇帝的领土”之意;我认为更准确的解释是“具有辽阔领土和中心强权的政治、军事实体”——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说罗马人先有了他们的帝国,再有了皇帝:因为在罗马转向帝制之前,他们已经统治几乎整个地中海世界了。

这并不是一个文字游戏。重要的事实是:我们对古代“帝国”的称呼都是事后添加的。我们称罗马人的统治为“罗马帝国”,并不一定代表罗马人自己以同样的方式认知自己的统治。现代人以现代的观念来认知过去,但很有可能忽略了现代语词中带有现代特有的观念成分。至于罗马人的帝国在何种程度上配得上“帝国”这个称谓,可以留到后面再讲。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希腊世界曾经出现过至少三个帝国:雅典帝国(前454—404)、斯巴达帝国(前404—371)、马其顿帝国(约前338—323)。这个时间表是非常粗略的,阶段的划分也可能比较武断,但在这三个时期里,上述三个“国家”的强权是确实存在的。

为什么希腊世界没有形成持久的大帝国?现代学者有很多理论化帝国形成的尝试,我比较认同的是“中心-边缘论”。意思是,一个帝国的形成必须有一个中心城市(center)和向其凝聚的边缘(peripheries)。与近代民族国家的构成相似,古代帝国都是从一个具有文化和政治凝聚力的中心向边缘扩散能量的。在中心,帝国的政治能量是最强的,但越往边缘走,帝国的权力就越有可能变得模糊不清。

希腊世界为什么没有形成持久的大帝国呢?我在这个问题上的观点是:希腊世界缺乏一个明确定义的中心。雅典和斯巴达之间的较量把希腊世界的大小城邦分成了两个阵营。而波斯人也在小亚细亚施加影响力,并且帮助斯巴达人赢得了伯罗奔尼撒战争。后来斯巴达尝试像雅典一样建立一个霸权性质的帝国,但很快被底比斯和雅典联合起来打败了,随后的“底比斯帝国”也没有成功存活下去太久。对于希腊城邦来讲,在马其顿王国崛起之前,边缘和中心的概念一直是模糊不清的。希腊世界的权力中心时而倒向波斯人,时而倒向雅典人、斯巴达人和底比斯人。这和同时代的中国是有一定的相似之处的。

为什么马其顿帝国成功了?

这和“为什么马其顿帝国昙花一现地消失了?”其实是同一个问题,因为马其顿帝国的成败取决于波斯帝国的成败,而波斯帝国本身是一个并不那么稳固的权力体系。准确的讲,波斯国王的权力来自于和地方精英以及皇室成员的合作:国王派遣总督(satrap)到各个行省(satrapy),总督在行省享有几乎不受限制的行政权力和军事权力,但国王自己的命令在地方层面上是得不到传达的。因此,波斯帝国里凝聚边缘的“向心力”完全存在于个人关系的层面上。这种治理模式的优点在于它能够有效地控制大面积的国土,但弱点在于地方精英之间的竞争会削弱对外敌的抵御能力。理论上讲,地方精英所需要的仅仅是一个能够赋予自己统治合法性的中心强权,但一旦有另一个中心强权的出现,他们对于原有的中心所持有的忠诚度其实是很少的。这是亚历山大能够迅速瓦解波斯帝国的一大原因。但亚历山大在征服了波斯帝国之后发现治理这个帝国是一件很头疼的事:波斯人自己尚未能够整合这个多元民族的大帝国,何况马其顿人?因此亚历山大在波斯帝国采取的治理政策和先前的阿契美尼德王朝是同一个思路:和地方精英合作。比如后来阿特洛帕特尼王国的国王阿托罗帕特斯(Atropates)便历任阿契美尼德王朝的米底亚总督、亚历山大帝国的米底亚总督,在亚历山大死后成立了自己的独立王国。

因此为什么亚历山大死后帝国马上就分崩离析了也不难理解:亚历山大帝国是建立在“波斯模式”之上的,这种模式需要一个毫不含糊的权力中心,帝国的精英必须依托和权力中心的个人关系来维持帝国的稳定。在亚历山大突然死亡的情况下,陷入内斗和分裂是必然的结果。

实际上,如果我们仔细考察一下世界上大部分古代帝国的统治结构——阿卡德帝国、亚述帝国、阿兹特克帝国……可以发现其中绝大部分都是波斯帝国这样的“霸权性帝国”。帝国中心具有直接的统治权力但范围有限,帝国中心之外的部分则需要代理人和地方精英进行统治。本质上讲,这是一个比联盟更紧密,比现代国家更松散的结构。包括“雅典帝国”在内的希腊帝国几乎都可以归入这个模式。我已经提到过,这样的帝国在面对外部竞争时是不够强大的。

罗马帝国的特殊性我很赞同@姜源的看法:这个问题更正确的问法不是“为什么希腊城邦没有建立一个持久的大帝国”,而是“为什么罗马帝国成功地建立了一个持久的大帝国?”因为希腊城邦的经历实际上是几乎所有古代帝国的共同经历,而罗马帝国在西方古代史上是前无古人、大概也是后无来者的。罗马帝国为什么扩张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够得上写一本书来分析了,但我想提的主要是四点:第一,罗马帝国在早期也是一个“霸权性帝国”,建立在和拉丁城邦的“同盟”之上,和雅典帝国并没有太大的差异。第二,罗马之所以能够建立一个辽阔的“霸权性帝国”主要是因为当时的西部地中海世界实质上只存在两个权力中心:迦太基和罗马。非此即彼的竞争不同于希腊世界的多级争霸。罗马从城邦向帝国的转型因此发生在布匿战争时期。第三,罗马之所以能够从“霸权性帝国”转变为具有更强凝聚力的“陆地帝国”,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罗马的军团制度带来了所谓的“军团制经济”:军团驻守在帝国的行省(provinciae),为当地修筑公路和运河。和旧有模式比起来,这使得地方和中心之间的命令结构更加直接。从这点上来看,罗马帝国的形成和马略的改革有很大的联系。第四,罗马和希腊人比起来没有那么吝啬自己的公民权,这在帝国范围内构建出了一种比较原始的民族意识。公民权在意识形态上是整合帝国的一大因素。